杂烩饭

好吧,这又是一个

别小瞧了萝卜

据说洛阳水席有一道“素烩鱼翅”,颇讲究功夫:取大白萝卜,去皮、切薄片、改丝,一边相连以为鱼翅状,下热水焯,断其生,主要是去掉萝卜味儿,捞起再裹以薯粉揉制,复上蒸笼蒸熟,使其定型,萝卜丝与薯粉合二为一,再取出下锅用素高汤烩烧如真鱼翅色。食用时,加香醋、香菜末、胡椒粉,据说味道不比真鱼翅差。

这大约是给萝卜最高的待遇了。

物以稀为贵,萝卜以其易种易得,在多数情况下,人对萝卜是很轻贱的—吾乡陕西关中,去洛阳不远,酒席上一般不上萝卜菜。否则人家会说你用萝卜凑数。本家也认为,用萝卜上席,好像日子过得很窘迫似的。

这对萝卜太不公了!萝卜对人的好处太多。萝卜易种易长,产量不小。中国各地,有多少种萝卜、吃萝卜、储存萝卜的经验?如果编写一本书《萝卜》,我想此书不会薄。

前不久应邀到蛇口大蓉和去品尝新菜,最后一道是一大盆炖萝卜,萝卜去皮,长条一分为二,与猪棒骨文火慢炖,棒骨肉酥、萝卜软熟,上桌前摆盘:先将棒骨摆好,萝卜覆盖其上,成一圆堆形,大盆上菜,非常壮观。应店家要求为其命名:“上床萝卜”—中医养生云:“上床萝卜下床姜”。萝卜软熟至此,又融合以猪棒骨的香味,醇厚绵和,应该是晚餐最适宜的菜品之一。

上周去北京参加京剧艺术大师程砚秋之子程永江教授的告别仪式,出席告别会的各界人士两三百人,头一个行礼的,是程砚秋先生的唯一女弟子、也是当今唯一健在的亲传弟子、已经88岁高龄的江新蓉。江新蓉老人身体犹健,还能上台演唱,在家授徒。程派的身段复杂优美,她去年在电视台做访谈节目,现场表演一个复杂的身段,身体还能轻松地蹲下一个卧鱼亮相,令人叹为观止。老太太还喜欢看球,各类球赛都门儿清。世界杯开赛,老太太非常高兴,每天晚上看球,大白天睡觉到下午三四点。老太太的养生秘诀,饮食上只有一条:数十年如一日,晚餐一定要吃萝卜!

萝卜的功效,妇孺皆知。但正因为常见易得,一般人对其轻贱,不能坚持吃。所以,放着那么好的养生食材,很多人却难获其裨益。食色性也,大欲之所在,人对食材是非常势利的,很容易忘恩负义,这大约正是口腹之欲的特点,以新异为珍贵。

萝卜,古书:芦菔、莱菔—《后汉书·刘盆子传》:“(宫女们)幽闭殿内,掘庭中芦菔根,捕池鱼而食之。”宫廷中种萝卜,这是谁的主意?太神了!这些萝卜和观赏鱼,帮助那些被囚禁的宫女渡过了难关。清人赵翼《连日无蔬菜至平戛买得萝卜大喜过望而纪以诗》有云:“食指忽然动,篱落见芦菔。”—赵翼先生的这种心情我能体会,从前在广州求学,每年寒假回家,我必带一纸箱南方的蔬菜;近年每从北方南归,也必带一纸箱北方的蔬菜。那年初冬回老家,突降大雪,临行,家人从积雪中拔出当年的萝卜,我带回南方,用它与老豆腐一起做素馅饺子,品尝者说:味儿很长。

萝卜价钱便宜,实在是上天的佳赐,使贫寒人家有了足够的蔬菜营养—苦瓜和尚石涛有诗:“冷淡生涯本业儒,家贫休厌食无鱼。菜根切莫多油煮,留点青灯教子书。”儒生贫窘之状,跃然纸上,却风骨尊严俱在,寒素而不坠青云之志。虽然吃的只是萝卜这样的菜根,还舍不得多用油,但却不愿意放弃作为一个读书人的品格。

明朝张继孟,进士出身,官至山东布政司参议,年未五十即致使退休。当官的时候没积攒什么钱财,家徒四壁,日子过得非常清简,但是,内心淡薄镇定,无忧无惧,其茅屋名曰:“一笑亭”。许多人慕名拜访,他一视同仁,不卑不亢,即便是朝中大官贵胄来访,如果留下吃饭,他也一样;只以自家种的萝卜白菜粗米饭招待,“制不兼味”,不做特别的菜。清贫至此,可是,“凡造门者,得公一饭,深以为荣。”

来源:http://www.nbweekly.com/column/xushilin/201406/36899.aspx

萝卜网

,

发表评论